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理論研究 > 企業破產

企業破產
居麗卿:探微我國破產債權確認訴訟制度
時間:2019-04-08 | 地點: | 來源:中國破產法論壇

    摘 要:《企業破產法》確立了我國破產債權確認訴訟制度。作為破產債權確認環節重要的司法救濟方式,對于破產案件的債權人至關重要。但相關法律規定過于籠統,對起訴的條件、期限、當事人等問題缺乏具體規定,給司法實踐帶來適用上的困難。筆者立足于我國法律規定,結合司法實踐,并借鑒域外經驗,對此提出自己的拙見,期待能為法律適用提出有價值的參考意見和建議。
關鍵詞:破產程序;破產債權;破產債權確認訴訟 

一、問題的產生

《企業破產法》第58條規定:“債務人、債權人對債權表記載的債權有異議的,可以向受理破產申請的人民法院提起訴訟。”該條文確立了我國的破產債權確認訴訟制度。明確只要對管理人編制的債權表所記載的債權有異議,提出異議的債權人或債務人均可以向法院起訴確認債權。但是,由于該法條表述過于簡單、原則,對于起訴的條件、期限、管轄、訴訟當事人等問題欠缺細化的程序性規定,給司法實踐帶來適用上的困難。
破產程序是對破產企業(債務人)的債權債務關系進行一次性概括處理的程序。管理人清理債務人資產,按順序和比例清償債務后,債務人宣告破產,破產企業被注銷,其法人身份歸于消滅。在破產程序中,未經法定程序申報確認的債權不能參與破產分配。故債權人為維護利益,必然會參與到破產程序中以實現自身權利,尤其是在對分配起著至關重要作用的破產債權確認環節。
根據《企業破產法》第57條[1]、第58條規定,可以明確破產債權確認程序為:首先,破產企業的債權人向管理人申報債權;其次,管理人對債權人申報的破產債權登記造冊,然后進行審查,并編制債權表;再次,債權人會議對管理人編制的債權表進行核查;最后,債權人、債務人對債權表無異議,由法院裁定確認債權。如債權人、債務人對債權表有異議,則異議者可以提起訴訟,請求法院進行司法確認。
債權人申報之債權是否真實存在、數額多寡、是優先債權還是劣后債權,這些因素,一方面,能夠決定債權人在破產分配中所能獲得的清償數額;另一方面,也會對其他債權人的分配順序、數額等產生影響。實踐中,破產程序進入到債權確認環節往往爭議和糾紛頻出,經常會有債權人對管理人編制的債權表上記載的自己的債權或者其他債權人的債權產生異議。因此,破產債權確認訴訟制度也被頻繁地被援引適用。但也正是由于法律規定過于籠統,給司法實踐帶來了不少適用上的難題。

二、問題的深入——破產債權確認訴訟制度現狀剖析

(一)破產債權確認訴訟主體認定模糊。
《企業破產法》第58條僅規定了債權人、債務人可以對異議債權提起確認訴訟,但對于訴訟主體資格、訴訟地位等沒有規定。《企業破產法》并沒有對破產案件具體審理的程序進行細化規定,故破產案件的審理應適用《民事訴訟法》的相關規定。我國《民事訴訟法》對于原告和被告的資格認定采用了不同的標準。原告是實體意義上的當事人,即“與本案有直接利害關系的人”;被告則是程序意義上的當事人,即“明確的被告”。那么在具體案件中,如果債權人對管理人編制的債權表中所記載的自己的債權提出異議而訴至法院,那么孰是原告,孰是被告;又如果,債權人對債權表中記載的其他債權人的債權提出破產債權確認訴訟,則原告和被告的訴訟地位又如何分配。由于找不到法律依據,司法實踐中,各地法院創設了許多不同的作法。有的法院以異議債權人為原告,管理人和債務人作為共同被告;有的法院則列異議債權人作為原告,管理人作為被告。我國屬于成文法國家,這種不同法院不同作法的現狀不利于維護我國法律體系的統一和穩定。
(二)管理人審查債權的性質不明確。
關于《企業破產法》第57條規定的管理人具有審查編制債權表的職責,這里的審查屬于形式審查,還是實質審查,不同法院的觀點各不相同,莫衷一是。有的法院認為,管理人對申報債權的審查屬于實質審查,而不僅僅是簡單的登記造冊工作,管理人對于申報的債權有調查、分析、判斷的職責是對債權進行實質性審查。[2]有的法院則在實踐中認定,法院的確認才是破產債權確認的最終環節,如果法院不進行司法確認,破產債權也就無法進入到分配環節,所以,管理人對破產債權的審查只是形式上的審查。
(三)破產債權確認訴訟提起的時間未明確。
《破產企業法》規定管理人編制債權表后,提交債權人會議核查,如有異議,則可以提起破產債權確認訴訟。那么提出該訴訟的時間從何時開始?期限如何計算?這些都應當在法律中予以明確。否則,如果異議者遲遲不向法院提起訴訟,受異議的破產債權勢必處于尚未確定的狀態,這樣必然拖延整個破產程序的推進。破產制度本身是一種對資源利益的再分配制度,其設計初衷就是盡可能高效地實現僵化資源再次優化配置,效率是其追求的價值之一。所以,必須在保證公平正義的前提下,提高破產程序的效率。
(四)管理人審查申報債權的期限倉促。
《企業破產法》第62條規定,第一次債權人會議在債權申報期限屆滿之日起十五日內由法院召集召開。因此,從債權申報期限屆滿到管理人編制債權表的期間僅為十五日。對于債權債務數量眾多且復雜的破產案件,如此短暫的審查期限,不利于管理人調查發現申報的債權中存在的瑕疵和問題。倉促的審查后編制的債權表很容易存在諸多問題,這也就增加了確認環節中債權人對債權表提出異議,并且進一步提起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的概率,進而影響整個破產程序的推進。

三、破產債權確認訴訟制度完善之我見

(一)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的主體
司法實踐中,對破產債權產生異議集中于兩類人:債權人和管理人。債權人是基于其與債務人之間的債權與債務或其他法律關系而享有實體意義上的起訴權。債權人是破產債權利益最直接的享有者,故其如對管理人編制的債權表所記載的債權有異議,不論是對債權表記載的自己的債權,還是對其他債權人的債權有異議,為了維護自己的權益,債權人必然會作為當事人參加到訴訟中來。所以,債權人作為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當事人的地位毋庸置疑。
適格的當事人對于作為訴訟標的之民事權利或法律關系有實施訴訟的權能。一個訴訟案件的當事人是否適格,應從具體的訴訟案件的原告所主張的訴訟標的在其所起訴的當事人之間予以解決是否適當,而且有無意義來決定。確定當事人是否適格,只決定于原告主張的實體法上的權利或法律關系(訴訟標的)。[3]債權表是管理人基于法定職責而對申報的債權關系進行審查編制而成。如債權人提出異議,其針對的是管理人編制的債權表。所以,在破產債權確認訴訟中,管理人是具有利害關系和訴的利益的,其也應當作為當事人參與到訴訟中。另外,需要明確的是,在破產債權確認訴訟中,管理人的訴訟地位與《企業破產法》第25條規定的管理人代債務人參與訴訟、行使權利義務是有所區別的。前者參與到訴訟中的基礎是作為訴訟爭議的基礎法律關系的一方當事人。后者中,管理人僅僅是在債務人的民事權利能力和行為能力受到限制的情況下,基于訴訟擔當進入訴訟之中,代替債務人行使其訴訟權利與義務。
這里需要論述的是為什么筆者認為債務人可以不作為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的當事人。法律賦予了債務人提出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的權利。但在司法實踐中,債務人幾乎不會對債權表提出異議。究其原因,首先,訴訟當事人資格問題。進入破產程序后,債務人的訴訟能力受限,其訴訟權利由管理人代為行使,那么管理人自然不會對自己編制的債權表提出異議。其次,債務人對于管理人編制的債權表缺乏訴的利益。管理人接管破產企業時,債務人對管理人負有協助清查資產財務狀況的義務。在申報債權時也對管理人負有協助核實債權的義務,畢竟作為債務人,其對自己的債權債務情況應當最為了解。如果債務人對于債權表記載的債權有異議,其應當在管理人審查債權時提出異議,如果管理人認可其理由,則直接予以更正,那么債務人就不可能產生后續的異議了。反之,若管理人不同意,則債務人可以向債權人會議說明自己的意見和理由。如果債權人認可,則由異議債權人啟動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程序。[4]再次,對管理人執業行為的法律規制。管理人一般是從律師事務所、會計師事務所或清算事務所等社會中介機構中選任。客觀、中立的地位保證了管理人能不偏不倚地按照法律規定執業。如果管理人沒有按照法律規定勤勉盡責,忠實執行職務而損害債務人合法利益,那么債務人可以根據《企業破產法》第130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企業破產法>若干問題的規定(二)》第33條的規定,要求法院追究管理人的民事責任,甚至刑事責任。法律提供了債務人權利救濟的渠道和方式,所以在破產債權確認環節,債務人沒有必要參與到訴訟之中。
確定了當事人,那么由誰作為原告啟動訴訟,誰作為被告。《日本破產法》規定,對無名義債權提出異議,即未經具有執行力的法律文書認定的情形下,由被異議債權人對異議者提出訴訟。如被異議債權人不能獲得債權存在的勝訴判決,其就不能進入破產程序,參與分配。在對有名義債權提出異議的場合,異議者作為原告,被異議債權人則作為被告。只要被異議債權人沒有獲得確認債權不存在的判決,就確認該債權為破產債權。[5]《德國破產法》亦規定,在破產債權確認訴訟中,誰是原告,誰是被告,取決于債權是否已獲得執行令。如果申報債權人對爭議債權并無執行令,他若想繼續參加破產程序,就必須對異議人起訴。反之,如果債權已有執行令,異議人就必須提起訴訟。[6]
以有無執行名義來劃分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當事人的資格和訴訟地位,原因在于為了更好地分配舉證責任。根據民事訴訟“誰主張,誰舉證”的舉證責任分配原則,生效的裁判文書等在民事證據領域的證明力較高,如無相反證據推翻,則應當直接予以采信。在有執行名義的場合,如果異議者對該類債權提出異議,必然能提供足以推翻生效法律文書所確認的法律事實的證據。因此,由異議者作為原告啟動訴訟較為合理。相反,在無執行名義的情形下,被異議債權一般僅經過管理人審查,這個過程中有可能存在瑕疵和問題。如這類債權被提出異議,那么其債權人恐有債權無法被法院確認而不能參與清償的危險。因此,被異議債權人唯有主動提起破產債權確認訴訟,將自己的證據提交法院審查,才能更好地維護自己的合法權利。
1.對有執行依據的債權提出異議——“誰異議,誰啟動”。
有生效執行依據的法律文書,即獲得了可作為強制執行依據的生效法院裁判文書、仲裁裁決文書、公證債權文書等。有執行依據的債權進入破產債權確認環節前已經經過法院的審理或準司法機構的認定,由此獲得了申請法院強制執行之依據。在債權人會議上,債權人若對此類債權提出異議,異議債權人處于積極主動的訴訟地位,即異議債權人作為原告,管理人作為被告;如果是對債權表中記載的其他債權人的債權產生異議,則列被異議債權人為第三人。例如,在G省G市中級人民法院審理的N公司破產清算一案中,R公司持生效的法院判決申報其債權為享有優先權的債權。管理人審查后,僅將該債權列為普通債權。隨后,R公司在債權人會議上對此提出異議并訴至法院。該案中,異議債權人作為原告,管理人作為被告。
2.對無執行依據的債權提出異議——“被異議,做原告”。
在債權人會議上,如果債權人對債權表記載的某項債權提出異議,而該異議債權并未獲得申請法院強制執行的生效裁判文書,那么,被異議債權人若想繼續參與到該破產程序中并最終參與分配,其必須主動提起訴訟,以管理人為被告,舉證證明自己被異議的債權享有參與清償分配的資格。
另外,有學者認為對已有執行依據的債權提起破產債權確認訴訟屬于“一事再理”,法院應當裁定不予受理或駁回起訴。筆者認為,在有執行依據的場合,這個訴訟應當是一個新的訴訟。首先,兩個訴訟的訴訟標的不同。獲得執行依據的訴訟之訴訟標的是雙方當事人形成的債權債務關系。這個債權債務關系可能是由合同之債、侵權之債,抑或是無因管理之債所引起的。而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的訴訟標的是破產債權審查登記關系。兩個訴訟爭訟的基礎法律關系各不相同。其次,兩個訴訟的當事人不同。獲得了執行依據的訴訟涉及的當事人是該有執行依據的債權的債權人,以及債務人(即破產企業);而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的當事人則是提出異議的債權人或者被異議的債權人,以及管理人。兩個訴訟的基礎法律關系不同、當事人不同,因此,對有執行依據的債權提起破產債權確認訴訟是一個新的訴訟,并非“一事再理”。
(二)提起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的要件
1.債權人依法申報了債權,法律規定無需申報的特殊債權除外(即職工債權)。《企業破產法》第56條第2款規定了依法申報債權是債權人行使權利的前提,所以未經申報而直接提起訴訟,法院不予受理。由于,《企業破產法》第56條第1款僅規定在申報期限內沒有申報的債權人可以在最終分配前補充申報,但未就遲延申報的原因和遲延申報的期間進行規定。因此,可能產生因補充申報債權人對債權表提出異議而訴訟,拖延整個破產程序的情況。所以,筆者認為,實踐中,可以參考日本破產程序中的作法,[7]對于不可歸責于補充申報債權人的事由,在法定申報期間經過后,可在事由結束后一個月內補充申報債權。
2.管理人審查債權人申報的債權,并且編制債權表,或完成調查和公示職工債權。破產債權確認必經四個步驟:債權人申報——管理人登記審查——債權人會議核查——法院確認。筆者認為,分析《企業破產法》第57條和58條條文的字面意思,并結合立法背景和目的進行理解,可以明確法律賦予管理人審查的職權屬于實質性審查。法律的用語是極為謹慎和精準的,不會將相同含義的語句放在同一法條中重復使用。登記造冊和審查的含義截然不同,登記造冊、審查和編制債權表應當是層層遞進的關系。管理人收到債權人申報債權的材料后先簡單地按照債權人申報的內容一一登記;然后管理人根據登記的內容進行“深加工”,通過調查和分析債權的數額、性質等初步確定債權;最后,在前期工作的基礎上編制債權表。這是不可或缺的重要步驟,是法律賦予管理人的職權,更是法院確認破產債權的重要前置程序。如果不經審查編制債權表,那么債權人的債權始終處于模糊狀態,其存否、數額、性質沒有得到確定,此時債權人也不會產生異議,無爭何來訟。
3.債權人對異議債權提出的是實體性爭議,而非程序性爭議。破產債權確認訴訟旨在使懸而未決的破產債權通過司法審判后得以固定化、確定化,以推進整個破產程序的進程。所以,在債權人會議上,債權人僅是針對被異議的債權是否真實存在、債權的具體數額多寡、債權是優先還是劣后等問題提出異議。是實體性爭議,而非程序性爭議。
(三)提起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的期限
我國《企業破產法》未規定異議債權人向法院提起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的期限。如果異議債權人在債權人會議上對管理人編制的債權表提出異議,卻遲遲不向法院起訴解決爭議破產債權的實體問題,那么,勢必影響整個破產程序。因此,必須明確啟動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的期限,督促異議債權人或被異議債權人盡快行使訴權以確認債權。若未在此期限內起訴,則發起訴訟的權利歸于消滅。
《日本破產法》規定了在接到破產債權查定決定后一個月期限內,有異議的債權人直接向法院提出異議破產債權確認之訴。[8]筆者認為,管理人將債權表提交債權人會議討論的同,可以確定一至三個月的不變期間,具體適用一個月期限還是三個月期限視破產案件的難易程度而定。如對債權表記載的內容有異議,可以在這個期間內提起訴訟;如在該期間內沒有起訴,則無權再就此問題提起破產債權確認訴訟。并且,這個異議期間從債權人會議決議送達之日起開始計算。一至三個月的異議期限是鑒于破產程序高效性的要求而設定的。異議期間不應規定得過長,否則會使整個破產程序在債權確認環節陷入冗長的訴訟之中。
(四)設置申報債權人異議登記更正制度
《企業破產法》第48條設置了職工債權異議登記更正制度,即職工債權不必申報,僅需在法院確定的債權申報期限內向管理人申報即可。如職工債權人對由管理人調查后公示的清單有異議,先行要求管理人更正,管理人不予更正的,職工債權人可向法院起訴。對于普通債權或享有優先權的債權的債權人也可以借鑒此制度。異議債權人對管理人登記審查并編制債權表上記載的事項有異議,可以先要求管理人做出更改,管理人不予認可拒絕作出變更的,異議債權人才能提起訴訟。[9]這種異議登記更正制度可以減少部分破產債權確認訴訟,有效減少破產程序耗費的時間成本和經濟成本。
(五)審判程序及審理期限
《企業破產法》規定在其沒有規定的情況下,適用《民事訴訟法》之規定,故破產債權確認訴訟應當適用《民事訴訟法》規定的程序進行審理。適用普通程序還是簡易程序審理應當根據具體案件進行分析,而不應一概而論。普通程序在程序設計上更為嚴格,更加注重保證裁判的公平正義;不足之處在于,審理期限較長,無法很好地體現效率價值。訴訟應當既維護公平,又兼顧效率。尤其是破產程序,本身已經耗費相當人力和物力,如果訴訟長期懸而未決,不僅拖延整個破產程序,還會加重全體債權人的負擔。因此,對于事實清楚、權利義務關系明確、爭議不大的破產債權確認訴訟案件可以適用簡易程序審理,速審速結。若不符合簡易程序的適用規則,則適用普通程序審理。另外,應當明確不適用延長審限的規定,否則無法實現破產程序快速清理資產,快速實現資源重組和優化配置的要求。
(六)案件的管轄問題
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企業破產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關于管轄的規定,破產案件實行專屬管轄,由破產企業主要辦事機構所在地或注冊地所屬轄區的法院管轄。[10]另外,2016年頒布的《最高人民關于在中級人民法院設立清算與破產審判庭的工作方案》要求,直轄市應當至少明確一個中級人民法院設立清算與破產審判庭,省會城市、副省級城市所在地中級人民法院應當設立清算與破產審判庭。筆者認為,如果債務人主要辦事機構所在地或注冊地所在轄區是設有清算與破產審判庭的省會城市、副省級城市,那么破產案件及其關聯衍生訴訟由清算與破產審判庭審理較為理想。首先,在國家實施供給側改革的背景下,運用破產程序實現淘汰落后產能和清理僵尸企業,實現資源優化配置。最高人民法院在這樣的時代要求下,明確省會城市、副省級城市所在地中級人民法院設立清算與破產審判庭專司破產和清算案件的審判工作是司法回應社會需求的體現。其次,確認破產債權是破產程序推進的前提,由清算和破產審判庭統一審理,一方面,能夠提高破產案件審判效率;另一方面,能最大程度地銜接好破產衍生訴訟和破產程序的關系。
(七)訴訟費用的收取
我國民事訴訟費用的計算和分擔主要規定在《訴訟費用交納辦法》中。按照《訴訟費用交納辦法》第13條第1款之規定,涉及財產類案件根據訴訟請求的金額或價額,按比例分段累計收取。實踐中,有的破產案件債權數額巨大,如果針對數額較大的債權提出異議,并訴至法院請求確認,由此產生的巨額訴訟費用,對債權人而言將會是沉重的經濟負擔。而且,破產案件清償率一般較低,有的案件甚至是零清償。如果訴訟費用過高,則可能導致本來對債權表記載的債權存有異議的債權人因考慮到無法承擔訴訟費用,而選擇放棄訴訟。特別是一些債權數額較小的債權人,啟動訴訟的費用可能比其申報的債權數額還高,這類小債權人從經濟角度考慮可能選擇放棄訴訟。這無疑使法律賦予債權人的糾錯機制失靈,不利于實現破產程序中的公平正義。
《日本破產法》以因債權確定之訴所受利益為限度計算訴訟費用。[11]《德國破產法》規定破產債權確認之訴的訴訟標的額依該債權能分配時可能獲得的數額來確定。[12]筆者認為,我國可以借鑒這種訴訟費用的計算方式,以異議債權在破產分配時可能獲得的分配額度為基礎來計算破產債權確認訴訟的訴訟費用,區別于一般涉財產類案件訴訟費用的計算方法。這樣可以盡可能地減小異議債權人的訴訟經濟壓力。

結語

我國正在積極推進供給側改革,運用破產手段清理“僵尸企業”,盤活僵化的資產,實現資源的再次優化配置是改革的目標之一。破產債權的確認既是破產清算程序中的重點,也是難點。經確認的債權是債權人參與分配的依據,直接影響債權人的切身利益。故破產債權確認訴訟作為一種司法救濟方式,在破產債權確認環節被頻繁適用。囿于目前立法的局限,法律沒有對破產債權確認訴訟制度作出細化規定。隨著供給側改革的深化,必將對這一訴訟制度的適用提出更多要求。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也應盡早完善破產債權確認訴訟制度,這也是司法為民,司法服務于社會的應有之意。
 
急速赛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