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中心 > 社會新聞

社會新聞
負債489億終破產!東北大港丹東港破產重組案法院已受理
時間:2019-04-09 | 地點: | 來源:搜航

    一直以來,業界一直有一個錯覺,那就是貨代可以破產,船公司也可以破產,但碼頭,不會破產!

    然而,最近東北的一個重要港口--丹東港的花樣表現,卻實實在在地告訴大家,碼頭企業也可能破產的!

    搜航網獲悉,近日丹東港破產重組的信息可謂是波瀾不斷。

    就昨日一則關于丹東港破產重組已受理的消息讓業界震驚不已!欠債489億,在掙扎了525天后終究是塵埃落定!
 
    據了解,4月8日,丹東市中院承辦案件法官向丹東港集團管理層送達法院受理破產重整案件裁定及指定管理人決定書。這也意味著“重整大戰”已取得了初步勝利!

    同時,管理人按照破產司法程序工作要求,正式進駐丹東港,開始著手接管工作。丹東港集團亦配合法院重整工作,向管理人作了財務交接。

    丹東港的負債之路

    據搜航網獨家調查,丹東港早在2017年下半年就開始出現嚴重債務困境!

    甚至其端倪出現在更早之前——2016年9月,丹東港集團公告:“2016年9月13日閉幕的十二屆全國人大常委會第二十三次會議表決通過了關于遼寧省人大選舉產生的部分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當選無效的報告,確定45名全國人大代表因拉票賄選當選無效,我公司實際控制人王文良先生位列其中。”

    當時王文良事件相關報道可以說是甚上塵囂,丹東港股票一度下跌!

    事出有因,勢弊有果,自這件事以后,丹東港正式踏上沉重的債務之路,直至破產!

    我們回顧一下整個過程:

2017年9月末,公司拖欠員工工資2個月。
2017年11月,丹東港集團發布公告稱,由于公司有息債務負擔重,短期支付壓力較大,“14丹東港MTN001”因未能按期兌付本金,出現了實質性違約,違約金額為10億元人民幣。隨即,該只債券的評級機構聯合資信將丹東港主體和債項信用評級等級由“AA”調降至破產級“C”。
2017年12月4日,發布《未能清償到期債務的公告》,才將未能清償銀行借款到期利息情況予以披露。
2018年3月,丹東港公告,丹東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要求與其解除《流動資金借款合同》,宣布借款全部到期并發起47億元仲裁案。該仲裁可能促使公司融資環境進一步惡化,對生產經營和償債能力造成不利影響。
2018年5月23日,丹東港再發公告,因與萬聯證券證券糾紛,法院裁定凍結公司26.9億元銀行賬戶存款或查封扣押等值資產。
2018年7月,收到到證監會出具的《調查通知書》,涉嫌違反證券法律法規:一、未披露公司與關聯方的資金拆借情形。二、未及時披露債券存續期內發生的可能影響償債能力或債券價格的重大事項。
2019年3月22日,丹東港召開發布會,執行總裁胡鳳浩等人表示,其目前自查的894.69億元總資產足以覆蓋489.31億元的總負債,其考慮通過債轉股、資產處置、戰略投資等方式在未來3-5年內化解債務問題。
2019年4月4日,丹東市中院發布的關于丹東港及兩家關聯公司的《民事裁定書》,認定丹東港集團不能清償到期債務且未能與主要債權人達成和解,同時具有明顯喪失清償能力的可能,符合《破產法》規定的受理破產重整案件條件。
2019年4月8日,丹東市中院承辦案件法官向丹東港集團管理層送達法院受理破產重整案件裁定及指定管理人決定書。
陷入重整之戰,暴露出更多問題

充斥謊言的味道,數據的真實性或大打折扣。

據債權銀行、投行人士等多方調查獲悉,丹東港管理層在上述發布會上披露的多處信息存在不實。

海事口徑統計數據顯示,丹東港內貿吞度量共計2063萬噸、外貿吞吐量共1993.8萬噸,兩者合計4056.8萬噸,與丹東港方面聲稱的1.01億噸。存在高達60%的差異!

據丹東港在中國債券信息網公布的2017年三季度的財報披露顯示,丹東港彼時總負債達464.56億元,總資產僅約601.8億,資產負債率超過77%。

“丹東港單方面找中介評估了接近900億的總資產,也就是說從2017年違約到現在,丹東港憑空增加了300億資產出來。” 3月24日,上海一家投行人士坦言。“一邊出現了兌付危機,另一邊資產還在增加,顯然有注水的嫌疑。”

此外,丹東港對外宣稱2018年全年港口實現營業收入20億元。然而,4000萬噸的吞吐量一般支撐的營業收入約在8-12億元。這與其宣布的20億元營業收入或存在較大出入。

除財務問題外,實控人王文良的現狀謊言也被債權行人士所詬病!在3月22日的北京發布會上宣稱丹東港實際控制人王文良由于身體不好目前在海南省養病。然而,據21世紀紀經濟報道記者從司法系統人士的確認,王文良2016年因涉及遼寧全國人大代表拉票賄選案被判刑,目前一直失聯。


破產是“自食其果”?

丹東港方面的預重整方案不被債權人認可,主要源于其自身信用已在債權人處“破產”。

“丹東港提出這個預重整方案,無論是財務數據還是審計機構,并沒有得到債權人的認可和信任。”一位接近債權銀行人士指出。

在該人士看來,丹東港在違約前的高分紅問題,導致其現金流出現惡化進而誘發違約,因此難以認為丹東港如今具有真實的償還意愿。

據搜航網此前調查,2015年丹東港在高負債情況下多次實施高額分紅,或成為了壓倒丹東港財務健康的重要原因。

但丹東港方面在上個月22日的發布會對此予以否認,認為其危機與分紅無關,原因在于分紅沒有形成債務。

“這明顯是在偷換概念,分紅的確不會形成債務,但分紅惡化了丹東港的現金流,誘發了丹東港的違約,而且當年丹東港的利潤也不支持如此高的分紅。”上述接近債權行人士強調,“丹東港明顯存在違約前套現的嫌疑。”

資產重組已成不可逆轉的事實

媒體報道,就在此案破產管理人進場接管前夜,丹東港管理層則一改此前抗拒態度,轉而以合作態度接受此次重整。

當晚,丹東市政府官方微信號“丹東發布”發表落款為丹東港集團的聲明,稱此前的“學術研討會”、“新聞發布會”,均是“一些別有用心之人,假借公司名義”的行為。

一位債權行人士表示,此次重整將在法院主導的司法程序下,以法治化、市場化為原則,通過一系列資產、債務、業務方面的重組,幫助丹東港走出債務泥潭,實現企業重生。

而據法律界相關人士介紹,此種管理人指定方式完全符合破產法有關規定,法律賦予人民法院為了保障破產司法程序順利運行,依據破產案件具體情形,而采取不同的破產管理人指定方式,屬于司法職權范疇,不容質疑。

在丹東港重整案件中,指定政府職能部門組成的清算組做管理人能夠最大限度地保障破產重整工作順利進行,從而維護利益各方合法權益。

關于“曾經的”丹東港:

丹東港集團有限公司是原丹東港務局于2005年初改制形成的,為中外合資股份有限公司,由日林建設公司控股,主要從事港口倉儲.裝卸及運輸。從原來單一的港口倉儲.裝卸及運輸向集港口倉儲.裝卸.運輸.物流.工業園區.保稅區于一身的綜合性國際化港口發展。


▲丹東港優越的地理位置
丹東港位于遼東半島東部,鴨綠江口西岸,背負東北,南臨黃海,東與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隔江相望,是距朝鮮半島和日本列島最近的國際化港口,是大陸海岸線最北端的不凍良港,鴨綠江與黃海的分界線橫貫港區。在經濟全球化和區域經濟一體化的發展格局中,作為國家遼寧沿海經濟帶東端起點和東北東部地區新出海通道的丹東港,在東北東部地區的社會經濟發展和綜合交通運輸體系中承擔著樞紐港作用。丹東港依托遼、吉、黑、內蒙四省區廣闊腹地,隨著東北東部鐵路和丹通高速公路的開通,沿線輻射的糧食、煤炭、礦石、鋼材等大宗貨物將以最短運距通關出海,積聚臨港產業集群,形成東北東部地區專業化大型物流中心。

丹東港現轄大東(海港)和浪頭(河港)兩個港區,共有生產性泊位19個,年吞吐能力4000萬噸。擁有堆場面積500萬平米,航道水深-9米。目前已于日本、朝鮮、韓國、俄羅斯等五十多個國家開通了散雜貨、集裝箱、客運航線。

2009年,丹東港開始向深海全面挺進,開工新建兩座大型港池和10余個大型泊位,大東溝1#10萬噸港池已經形成,大東溝2#港池圍堰正在快速建設。3座5萬噸級糧食泊位建設完成, 5萬噸集裝箱、多用途泊位、10萬噸礦石、油品、通用泊位,20萬噸礦石、油品泊位前期各項工作全面展開。15萬噸級航道工程及回旋區疏浚工程積極推進。500萬平米貨場、國際客運站、生產生活輔助區、港內鐵路、公路運輸網絡等港口配套工程全面實施。此外,丹東修造船基地繼續擴展,形成建造大型船舶能力;200萬噸大豆油脂加工基地一期工程竣工。同時大力發展港口服務配套體系,建立港口綜合商務中心,大力開展電子口岸建設,使丹東港成為環保、節省、便捷的港口,到2010年實現6000萬噸能力,2015年以前達到1.5億噸現代大港規模。
急速赛车9